2024年07月10日发布 | 1208阅读
【领航者】卢明巍教授:聚焦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功能神经外科亚专科的发展历程

卢明巍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脑医汇

达人收藏



中国神经外科历经百年岁月,如今已迅速崛起,各亚专业学科发展更是日新月异,欣欣向荣。为更好促进神经外科各亚专业学科交流,脑医汇-神外资讯倾情打造《领航者》专访栏目,邀请国内各大医疗中心学科带头人,分享学科发展的经验与成果,共同探索学术创新的前沿方向,推动中国神经外科各个亚专业学科更好更快地发展。
本期我们请到了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卢明巍教授,聚焦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功能神经外科亚专科的发展历程,谈谈个人与亚专业的共成长。


01

神外资讯: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的,是我们来自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的卢明巍教授。首先请卢教授跟我们分享一下,我们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在创立到现在,整体的我们的发展的历程。包括目前发展规模,年手术量,包括有哪些比较突出的创新成果,想请卢教授跟我们分享和介绍一下,可以吗?

卢明巍教授:

好的。那我就先介绍一下我们这个科室。我们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是江西省最早建立的神经外科专科,也是我们江西省的神经外科的发源地。我们在医疗,教学,科研等各个方向实际上都是走在省内前列。我们的学科带头人是我们省内医学界的长江学者。他每年也有大量科研成果的产出,我们医院在脑血管病,脑肿瘤,神经重症等亚专业其实也都拥有非常雄厚的技术实力,在国内也有一席之地。
我本人是带领的一个功能神经外科的亚专业,我这个亚专业是我们科众多亚专业中的一个小领域。我是2014年来到我们二附院工作的,当时我39岁。医院和科室对我都非常的支持,我一到医院,又是给我买设备,又是帮我配备人员,组建起了一个癫痫外科这个亚专业。医院的兄弟科室也对我大力的支持。包括神经内科,儿科,影像科,神经电生理室,病理科等这些相关科室的教授,科主任们也都竭尽全力的帮助我。很快我到医院没多久就建立起了一个以癫痫专业为纽带的,一个多学科团队,一直到现在,我们每个疑难的癫痫患者,我们都要进行多学科讨论,让每一个疑难的癫痫患者都能够得到我们医院最权威的诊疗。2020年我们医院有幸被评为中国抗癫痫协会的综合癫痫中心,也是我们江西省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国家级的综合癫痫中心,这是我们这个多学科的团队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2015年,我们就开始做这种DBS手术来治疗帕金森病,也是跟我们医院神经内科黄卫教授的团队一起,建立起了一个神经内外科帕金森病专业协同发展的一个多学科队伍。我们其实一直专注于临床,我们医院的帕金森病的手术量和手术质量一直在省内领先。
我们功能神经外科的手术量一年大概有200多例,200多例包括癫痫外科,包括帕金森的DBS手术,糖尿病足,包括各种各样的活检,立体定向的手术,还有昏迷促醒。这些手术我们都做,所以手术量还是不小的,再加上我们一年有200多例的微血管减压的手术,所以总的加起来,我们实际上功能神经外科的手术能达到400多例。所以我们的手术量就功能神经外科这个单病种来说,我们在江西省是领先的。

02

神外资讯:感谢卢教授的介绍,确实从您的介绍中可以看出来,您所在的团队再加上江西省整个的服务的质量,包括这种雄厚的技术,包括这种专病专科的特色非常明显,实力非常的强劲。那目前功能神外的亚专科在我们临床诊疗,包括科研,教学和人才梯队建设等方面,能不能再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治疗特色呢?就是在功能神经外科的亚专业上有哪些发展的方向,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卢明巍教授:

其实我们这个功能神经外科也是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最早我们开展的是癫痫外科。癫痫外科在2009年开展,到现在已经接近15年了。做了将近千例的癫痫外科手术,也得到了国内同行的认可。癫痫外科的手术也是填补了江西省的技术空白。江西省的同行就是从癫痫外科开始认识。这也是我在功能神经外科开展的第一个项目。第二大类的项目就是运动障碍疾病的DBS手术,做的最多的是帕金森病,包括肌张力障碍、痉挛性斜颈、梅杰综合征、抽动症等。这个DBS手术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还是从神经内外科的协作密切程度都是江西省内做的最好的单位。这两个项目是我们医院开展最早,也是最成熟的项目,也是目前省内的癫痫和帕金森病的两个国家级的专病中心所在的一个领域。除了这个,还在很多领域开展了不少的手术,也取得了一些成绩,比如意识障碍的促醒治疗,比如颅内不明原因病变的活检手术。在颅内不明原因病变的活检手术量,应该是在省内做的最大的。还有立体定向的手术。比如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晚期癌症脑膜转移的一个综合治疗团队,包括我们和这个肿瘤科,影像科,我们大家有一个这样的多学科团队,帮助很多晚期癌症脑膜转移的病人,给他从脑室里面直接去注射化疗药也取得了一定的这个成果。目前我们这个都在进行中。今后可能会在这方面也会出一些文章或者课题出来。另外糖尿病足的脊髓电刺激治疗,目前我们也在开展。很多糖尿病晚期的病人足部出现溃疡,到最后期可能会出现截肢。这一部分病人,我们给他做脊髓电刺激治疗,其实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特别是在解除病人的一些疼痛方面。有一些糖尿病足到晚期痛的非常厉害,即使做了血管介入手术,把血管开通了,他仍然感觉到很痛,这种情况下做几十遍刺激也取得了一定的疗效。

03

神外资讯:不光在功能神经外科大多常见开展方面,在一些比较罕见疾病的方面,卢教授这边也有很多的尝试,也取得很明显的效果,我们也知道在我们的建设当中也非常注重人才的培养。不光是您的手术做的特别好,在提升我们的服务质量和服务基础的水平之上,其他医生可能也需要像您这样好的手术水平。那您是平时怎么去建设我们的人才梯队的,平时我们科室会开展一些学术活动,或者说一些比较特别的学术交流,来促进我们的亚专科组内年轻医生的发展。这方面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一些经验吗?

卢明巍教授:

人才梯队的培养其实我觉得应该主要是一个上下联动。第一,我们要向国内领先的医院去学习。第二,我们希望我们能够更多的带动地市县级医院的发展。我觉得这个两方面都不能少,我们的团队其实一直坚持在全省各地做各种各样的巡讲和帮扶,我的理念是自乐乐不如同乐乐,所以我一直坚持带动省内各个县市的功能神经外科的发展。

我觉得大家一起发展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东西,对于年轻人的培养我是从以下几个方面去要求:第一,我觉得作为一个医生呢,你应该认真的对待每一例患者,要把每一例患者都处理好,你只要把每一例患者都处理好,你的临床水平自然就会上去。你得有责任心,我觉得一个医生的责任心实际上是带动你的学科发展的最最最基础的东西。如果一个没有责任心的医生,你的技术再好,你的手术疗效可能也不一定能达到理想的疗效。所以我对我下级医生要求最多的就是责任的问题,你要有责任心。第二个就是说你多帮助别人,帮助到我们这来进修的医生或者是你下去帮扶我们的下级医院的医生。我觉得帮助别人也是提高自己,其实你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才会逐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教学是相长的,你教别人的过程中,有时候别人一个问题就会把你问住。你问出这个问题以后,实际上别人这个问题就是帮你成长,我觉得这是第二点。那么第三点要多向同行请教,要谦虚,多发现自己的缺点,不断的去取长补短。特别是国内有很多同行,其实比我们做的好的多,每一个医院它都有自己的特色,别人做的比我们好的地方,我们就要非常虚心的去学习。学习别人的长处,补充我们的短处,才能不断的进步。说实话我自己就是一个临床医生,一直也是专注于临床。说句心里话,我觉得我这个人还是比较笨的,一门心思我只能做好一件事。所以我唯一关心的就是把手术做好,把手术质量提高,把患者服务好。我自己没有去做一些原创性质的科研。那么我这些年就把这个精力放在国内的一些最新的技术,应用于临床,服务于患者。我觉得这就是我作为医生的一个本分吧。在这方面其实我们医院是跟随的很紧,那么国内一出现什么新技术,其实我们在一年以内,有时候几个月,我们就能及时的跟上,不会落后技术前沿太长的时间。其实这也是给江西省的老百姓看病带来很大的便利。那么以前有很多前沿的技术。比如江西省开展不了。你就需要去北上广一些一线的大城市去看病。那么我们能够及时的把一些新技术引进省内,患者也就不需要跑到外地去了。这个不仅仅是省事的事情,还能省下很多钱。我觉得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另外在引进先进的一些技术方面,并且把技术应用于临床这些方面,其实我还是在省内做了很多工作。那么省内在功能神经外科方面很多的第一都是我做的。比如省内第一例大脑半球切除、第一例术中唤醒、第一例癌痛的药物泵植入、第一例术中电生理监测、第一例迷走神经刺激术,这些在江西省的功能神经外科领域的第一,都是我带头来完成的。所以我们医院的这个功能神经外科在省内也是一直走在很前列的一个位置。也是一直把一些新领域,新技术一直往省里面来引进。那么这就是我这么多年做的一些工作。


04

神外资讯:您刚才谈到的,在您作为临床医生专注临床,做好手术质量,想要让每一个患者在您的病房里,在您的手术之后能够得到最大的获益,能够改善生活质量等等,解决痛苦。确实相比较其他的科室,功能神经外科的病人特别注重质量的改善。他们大多数都是比较难治性的疾病,就会到您这个医院来,到您的手上来。您刚才也说到了不希望患者可能跑更远的北上广去,希望在您这就到了我们的最后一站。帮助我们患者解决很多棘手的难题,所以我们这里就想请您跟我们再具体的分享一下。在您的实践过程中,有遇到过非常棘手的病例吗?这种难治性的您是如何处理的呢?尤其是对于癫痫或者是帕金森病而言,您能不能分享一下手术诊治的一些策略。包括一些临床研究的进展,和您的一些新的体会呢?

卢明巍教授:

其实医生每天都在跟各种各样的,有疑难的病例在打交道。每个病人他的病情都是不同的,所以你对待每个患者,其实你都得把他当做疑难病例去对待。往往你觉得这个是个小手术,或者觉得是个很容易的病人的,往往这个病人你就容易出错。所以我对我的下级医生也是这样的要求。就是说,你得把每一个病人得都认认真真去对待。这么多年的这个临床工作,其实还是有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病例。我先讲第一个病例。就是一个癫痫病人。这个人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在运动区的附近发现有一个致痫灶,皮质发育不良。这个病人在外省其实已经做过一次手术了,因为是在运动区,可能那家医院对这个运动区附近致痫灶的处理也不是说经验特别的足,所以处理的范围可能不太够。切除掉了一部分的致痫灶。但是靠近运动区的那一部分就不敢动了,所以残留了一部分。那么这个病人后来到门诊找到我们了。她说我在某某医院已经做了手术了,她说有一点效果,但效果不明显。现在还仍然有发作,那么这种情况下怎么办?这种手术实际上就要冒一点风险,第一个别人已经做过一遍,第二这个患者本身就在运动区附近,本身就非常棘手。你要做切除,面临着偏瘫的风险。那么这个时候,你就跟家属要把这些情况讲的非常非常透了。就说你已经做过一次手术了,然后别人已经至少切除了一半,还剩下一半。这一半是风险非常非常大。要给你切除干净,那你可能就要面临着偏瘫风险。当然离运动区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这种情况下,如果我给你做手术的话,你是存在偏瘫风险。那么因为这个这个小孩她没办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所以家属还是决定冒险一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小孩最后我在术中唤醒下给她做的。把这个小孩在手术当中叫醒了。叫醒了以后,然后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她边活动她的手,我在边给她做切除。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一直把这个病变切除干净为止,这个病人对侧手的运动一直没有明显的减弱。所以最后很顺利的把这个所有的这个病变全部切除了。而病人没有遗留下偏瘫。这个东西就需要医生和患者要非常的信任。只有医生跟患者之间存在这种信任,医生愿意去为患者去冒险,而患者也理解医生为他冒着风险,万一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情况,也愿意承担这种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是会取得一些出乎意料的疗效。那么还有一个病人是一个帕金森的病人,是一个我在10年前做的一个病例。这个人是一个38岁的中年男性。很年轻就得了帕金森病,三十七八岁得帕金森病就已经有五六年了,进展的很厉害。这个患者在手术前每天要吃8片的美多芭,很大的量。只有吃药的情况下。他才走得动。相对来说能够完成一些正常的生活。如果药一停,药效一过去,这个人就只能躺在床上稍微动一动,弯下身都困难。那么就这么个患者,他的父亲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到门诊来找我。我当时也就劝他,我说这么年轻,然后吃这么大量的药,这个药物副作用已经很强了。当时异动的很厉害。这个病有非常严重的异动,都吃这么大的量。异动的这么明显,你只有通过手术才有可能解决你的问题。这个父亲对他也挺纠结的,因为这个患者不那么听父母的话,就是在事业上也混得不好,然后在这个生活上也混得一团糟。然后现在又生了这样的一个病。然后这个家属也是想试试看,然后我们就给他做了DBS手术。然后做了手术以后,这个开机的时候效果不理想。这个家属本来术前就犹犹豫豫的,一看开机不行了,他就干脆不来了,他就不来了。他就直接带着他儿子就回家了。哎,算了,算了,算了,这个我不治了。就这样,然后我觉得这个患者应该会有明显的疗效的。但是这个患者他开了机以后他就不再来了,不来以后我就跟他联系。我说你怎么不来,怎么了,我说还得程控,还得调啊。他说没用。这个我不干了,不治了。这种情况下我就带着我们的工程师。我就说这样吧。你这样的情况我说这个手术有可能白做。那么这种情况下,我说带着工程师一起上门,我说你不来了,我过去总可以吧。然后我带着工程师上门给他做程控,然后经过了3到5次的程控之后。这个患者慢慢病情越来越好。最后完全成功治愈。所以这个情况下就是说,第一,你要打破一些常规。第二,医生你永远不能言放弃。哪怕患者灰心的情况下,只要你觉得他有可能有效果,你还是要坚持这个患者。我哪怕上门为他做开机,做程控,我都要让他取得一个明显的疗效。那么也是这样的一个体会吧。这个也是永不言放弃,大家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共同承担风险,最后也是能取得一个出乎意料的一个收获的。

05

神外资讯:那我们再继续聊一下对于未来的些规划。因为我想知道您在功能神经外科亚专科的现阶段的目标。包括未来长期的发展有着怎样的规划。我们现在也知道其实对于这种功能性疾病,它是一个退行性疾病,其实随着人口老龄化之后,它的发病人群会更多。那这对于您以后对于科室的发展,对于学科发展会有哪些新的思考或者新的规划呢?

吴伟教授:

我先讲一下现阶段的目标。那么首先是我刚刚讲了我最近在推一项新的技术,就是糖尿病足的脊髓电刺激治疗。那么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一些病例,那么也取得了一些效果。这个糖尿病是一个常见病,多发病,到了疾病晚期,有不少患者会出现这个糖尿病足,然后有些患者会有剧烈的足部的疼痛。甚至有部分患者会出现这个足部的溃疡,化脓,甚至严重的可能要截肢。这一类患者目前还没有一个非常好的,非常特效的一个办法。但是这个脊髓电刺激,它是能够明显的缓解患者的这个疼痛,甚至能加速这个溃疡的愈合。因为我在省内做这个功能神经外科,也不断的在推广一些新技术。那么今年我觉得我会把很多精力会放在这个领域上面。能够帮助到更多的这种糖尿病足的患者。我觉得这一部分患者非常痛苦,而且这些部分患者实际上很多都需要多学科的治疗。因为糖尿病足不光是血管的问题,它还有神经的问题。那么这个需要一个多学科的医生来进行一个共同治疗。那么我们医院是有一个这样的多学科团队的,也是我近期这个组建起来的一个糖尿病足的多学科团队,包括我们的神经外科,包括内分泌科,包括整形科,骨科还有血管外科我们几个科会共同的努力,为糖尿病足的患者能够解决他们一些问题吧。这是我们的近期目标,那么长期的发展计划,我觉得还是继续坚持吧。我们目前功能神经外科整体的在省内领先的。那么我希望在今后我们还能够继续保持这种领先的状态,能够形成一个集癫痫外科,运动障碍疾病的DBS的外科这两个专业为龙头,功能神经外科各个亚专业都能全面发展的一个学科。紧跟功能神经外科的一些发展方向,比如现在比较前沿的AI的技术,比如脑机接口的技术,能够应用临床的时候,我们能够第一时间能够引进到江西省内。来能够使江西省内的这个功能神经外科很紧密的跟上国内或者国际上的一些前沿的步伐。这就是我希望的一个比较长期的规划。



专家介绍


卢明巍 教授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神经外科科室副主任

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神经生理监测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神经调控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电生理学组委员、中国抗癫痫协会《(CAAE)理事、中国CAAE脑电图与电生理分会常委、中国CAAE立体定向脑电图与脑定位专业委员会常委、江西省抗癫痫协会副会长;“江西省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主持国家卫健委项目1项,省部级课题2项,参编学术专著2部。经省科技厅鉴定,填补省内技术空白2项(癫痫外科、帕金森病DBS手术)。在国内外期刊发表20余篇文章,其中SCl论文3篇。

擅长领域:对中枢神经系统功能性疾病的诊治有着丰富的经验,擅长癫痫外科手术、帕金森病及运动障碍疾病(肌张力障碍、痉挛性斜颈、梅杰综合征)的手术治疗。糖尿病足和脉管炎的脊髓电刺激治疗。脑立体定向不明原因病变活检、微小意识状态的促醒治疗。癌症晚期脑膜转移的颅内置管化疗。


1_989777620_171_85_3_876902318_125f7cbc7cf19b38b3ad9570110dd077.png

点击/识别二维码,前往卢明巍 教授学术主页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声明:脑医汇旗下神外资讯、神介资讯、神内资讯、脑医咨询、Ai Brain 所发表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脑医汇及主办方、原作者等相关权利人所有。

投稿邮箱:NAOYIHUI@163.com

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裁切、录制等。经许可授权使用,亦须注明来源。欢迎转发、分享。

最新评论
发表你的评论
发表你的评论
来自于专栏
关键词搜索